您可以调整文字显示大小和效果增强,以方便您的阅读:大号中号标准小号 | Loading...
浏览来信
信件编号: 100604 信件状态: 正在办理
提交时间: 2021/10/11 20:56:53 信件类别: 举报
信件标题: 基层组织被村霸把持
信件内容: 您好,我要举报劳改释放犯王晓刚以及他的妻子杨海霞二人。他们是原州区彭堡镇闫堡村村民。

我是闫堡村在外念书的大学生。目睹了这两口子的各种行为,为了我家乡,处于良心,现向扫黑办及纪检委反映。

1、劳改犯怎么能当村干部?王晓刚是我们一组组长,村组组长应该是本小组村民选举出来的。但是,王晓刚从2016年年底开始就自己给自己任命成小组组长,并行使权力。我问过我家人,他自己任命自己为小组长,大家为什么不反对?家人无奈的告诉我“谁敢和一个刑满释放的死狗计较?”在我的询问下,知道内情,我大吃一惊。王晓刚2014年因贪污罪被法院判处三年(因认罪态度好,而监外执行),2016年其刑期还未满啊?简直就是原州区的孙小果。另外,就算刑满释放,是因为贪污罪判刑,不经过长时间的考察,怎么能再当村干部?凭一个“狠”就能当村干部?

2、搅浑村上的选举,威胁入党积极分子。2016年年底,我们村村干部换届。王晓刚因为不满上一届的村干部对他的态度,就煽动、串联部分村民,搞乱选举。多次在其位于市区的廉租房以及其他村民家中“开会”,商量对策,定支书、主任当选名单,串联拉票。其妻子杨海霞甚至在选举时,利用部分老党员不会写字,让她代写选票之际,抢夺黄月英等人选票,填写他们内定好的预备名单。

2019年王晓刚出于多种目的,向闫堡村支部递交了入党申请书,但是其夫妻二人不知从何处听来消息“今年闫堡村上只能有一个入党积极分子名额”。王晓刚深知自己平时表现,就给同时递交入党申请书的其他村民(分别是三组杨飞虎、七组苟占川)打电话威胁,让其放弃。最终苟占川受到威胁,在会上表明收回入党申请。

2020年闫堡村换届,此时王晓刚更是跳上跳下。做法更是让人震惊!

在支书换届中,杨海霞为了当上支书,其丈夫王晓刚到处拉票买票。(王晓刚让我们村党员郜雄伟选他夫人,答应只要选杨海霞党支书就给郜雄伟500元,被郜雄伟拒绝后,我们才知道王晓刚到处拉票,其他有人接受王晓刚的金钱就不晓得了),群众也多次看见他和杨建成、桑玉川、祁学仁等在一起商量拉票等事宜。在我们选举过程中,党员并不愿意选杨海霞,(在提名选举过程中,由党员和村民代表推选,党员几乎都不愿意选杨海霞,因为王晓刚把持村民代表,所以她才正式推选成候选人),在正式选举过程中,党员还是不愿意选杨海霞,但是王晓刚、杨海霞人私底下给竞争者马银军,以哭泣的方式让马银军退出。最终马银军退出选举,杨海霞经过四次选举勉强过半当选。

杨海霞当选支书后,为了操控村委会,达到“一肩挑”,王晓刚更是卖力,到处许诺拉票。在桑玉川家中多次商量!最后,凡是反对王晓刚、杨海霞的都没有当选成功。

村民代表选举,杨海霞、王晓刚常年把持,这些代表就不是群众选出来的,而是王晓刚、杨海霞把和自己有利、关系好的人随便填上的。

村组组长选举,王晓刚就没让村民选举,第一次就直接任命了分别是第一组王晓刚,第二组朱良明,第三组殷永强,第四组吕正军,五组王军明,第六组马银军,七组苟占川。一直到因为群众不满向镇上反映,王晓刚杨海霞2021年2月底才同意重新选举。但在选举过程中王晓刚、杨海霞又想尽一切办法干扰。第一小组选举中,王晓刚知道自己肯定选不上,就没有通知一组的每家每户,只通知跟他关系好的几人,在妻子杨海霞的主持下村委会把自己选举上了。第二小组选举过程中,和王晓刚关系不好的陈建锐当选,但是王晓刚杨海霞硬说选举不合法,重新选举了,又老手段重演,最终他的好友朱文科当选。

村监会选举更像一个交易,因为马银军在选举过程中给王晓刚让步了,为此杨海霞、王晓刚就让马银军的妻子赵永霞当村监会委员,村民代表不同意,杨海霞在大会上就欺骗群众,说村监会必须有个女的。

就这样,王晓刚、杨海霞夫妻通过多种卑鄙手段,几乎把持了村委会各项工作,村民代表是她们的人,村组长是她们的人,村监会是她们的人。这些都是闫堡村所有村民都知道的事情,震惊!!!这不就是典型的干扰基层政权吗?何况他还是个劳改释放人员。

3、为了利益放弃底线,触犯法律。王晓刚和杨海霞两人利用一个是村干部,一个是村小组组长的身份,多次为自己牟利。

杨海霞多次利用王晓刚、以及其婆婆、其他村民(桑玉川)的名义,通过临时救助等形式给其骗取镇资金牟利,用2019年王晓刚以及他婆婆名义获得两次临时救助,2020年王晓刚一次临时救助,用桑玉川名义再次获利1000元。试问,2019年,2020年王晓刚家为什么能多次获得村上补助?其他村干部和普通民敢怒不敢言!

2017年,闫堡村硬化村委会院坪和翻修房屋屋顶。王晓刚想包揽工程,遭到村委会拒绝后,立即采取报复。私下鼓动串通不明真相的群众,联名上述,捏造事实。为鼓动群众,表明立场,妻子杨海霞在所谓材料上第一个签字。等群众签字人数较多候,杨海霞又在材料中把自己的名字抹去。虽然这件事最后证明是王晓刚干的闹剧,但是两口子所作所为实在卑鄙。

2017年,彭堡镇给闫堡村2个公益性岗位指标。按照程序,必须开会选定人员并公示无异议后才能上岗。因为杨海霞是村上的劳务信息员,所以镇上给杨海霞电话通知的。杨海霞接到电话没有向支书主任汇报,而是一个人偷偷的将其丈夫王晓刚上报成公益性岗位。等支书、主任知道此事时,已成定局不能改变了,或许能改变,支书、主任也不敢改变。当然,如果王晓刚成为公益性岗位能为村上干工作,大家也无话可说,王晓刚当上公益性岗位后,不参与村上任何工作(和他有利益的除过),别人一说,我们夫人在村上干呢,替我干了。在这里我就纳闷了?他夫人杨海霞是村上的村干部,在村上干工作是应该的。凭什么王晓刚不工作领空饷?(因为群众反映强烈,所以2018年年底,在驻村工作队的主持下,取消了王晓刚的公益性岗位。但至此,王晓刚已领空饷1万余元)

2020年闫堡村实施“一村一品”项目,在房前屋后种植核桃树、和梨树。当时村上通知,报种植面积,一家一户根据房前屋后实际情况,不能超过3亩。但是王晓刚、杨海霞利用其村干部身份,偷着给王晓刚及好友董杰军(和王晓刚私交极好,常年在一起贩树,也是邻居)每户上报了10亩果树。在领树苗时,村上发现了这2户面积怎么这么大,就告诫杨海霞,把树领了必须种植,杨海霞心怯,只领了4亩树苗。最后王晓刚与董杰军将在董杰军名下的10亩树苗领取后倒手贩卖,一个树苗四十多元贩卖了,十亩地共获利2万余元。国家用于扶贫的资金,就这么被村干部勾结牟利。凭什么王晓刚、董杰军能领10亩,别人最多只能领3亩?王晓刚、杨海霞谁给的权力可以凌驾于村委会之上?

4、夫妻二人作为村干部,但毫无纪律,横行霸道。杨海霞在村上负责老年饭桌,老年饭桌村上规定村干部吃饭必须交钱,但是王晓刚在老年饭桌吃饭,丈着自己狠从来不交钱,没人敢收钱。(老年饭桌在我们村驻村第一书记走后,杨海霞把老年饭桌的一些餐具就拿回家了,老年饭桌杨海霞也以凭啥她要管为由停办了)。杨海霞管理儿童之家,儿童之家的各种玩具偷着带回家。然后给村上说丢了。心眼之小,爱占便宜,让人都感觉可笑。

杨海霞平时在村上也不经常来,一直要其他村干部催促,才来上班,为此和其他村干部都有矛盾,王晓刚和支书、主任、会计关系都不好。当然,关系不好人可以理解。但是王晓刚、杨海霞夫妻二人给石慧造谣,行为令人发指。2019年因为杨海霞不上班,村上就招来五组会电脑的石慧到村上帮忙。王晓刚、杨海霞认为石慧的到来会顶替杨海霞在村上的位置,于是二人开始造谣“石慧和支书关永贵关系不正常”,二人到处造谣,说什么地方看见两个人在一起,王晓刚甚至说他在固原那个宾馆看见两个人了。我们仔细想想,石慧才20岁,关永贵已经快60了,没钱没权没年龄,石慧可能吗?但是二人却到处造谣,让那个女娃娃名声坏掉。因为这样,涉事不深的石慧无奈从村委会出来,并急急的嫁人,王晓刚、杨海霞这么做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坏了,也不是违法,而是犯罪了!!!

王晓刚、杨海霞夫妻在村上的所做作为已经严重违法违纪和犯罪了,我在这举报,真心希望扫黑办能把我们村的这个毒瘤拔掉。还我们闫堡村一片净土!!!!我不敢实名,因为我父母还在村上生活,我们村上也多次向彭堡镇及上级有关部门反映,但最终都不了了之,所以我不敢实名,请原谅。

信件回复: 正在办理
查看回复
  • 信件编号:
  • 信件密码:
Copyright © 2001 - 2020 12380.nxdjw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 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组织部,版权所有 
为了您的最佳浏览体验,我们推荐您在 1600 X 900 及以上分辨率访问本系统
当前使用视觉主题:朝霞映日  服务器运算输出时间:7.281982 Sec
技术支持:郑州文达岭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